你会为喜欢的工作拒绝升职吗
2013-11-07 14:11:28 作者:sales10 来源: 浏览次数:0 文字大小:【】【】【

    大多数职业建议都是教人如何出人头地,如何往上爬,获得更大的头衔和更高的职位。

    但如果你热爱自己正从事的工作呢?

    有些人找到了最佳选择──工作既适合自己的才能,又符合自己的目标。然而,要留住并胜任这份工作,则需要积极采取行动,在保持自己满意的同时还要避免给人混日子的感觉。
 
    据加州门洛帕克(Menlo Park)人力资源公司 OfficeTeam 2011年对431名公司员工所做的问卷调查显示,四分之三以上的员工表示没有在公司里升职的欲望。有些人找到了职业挑战和家庭稳定之间的平衡。有些人则不喜欢管人或者接手自己不感兴趣的任务。

    许多高级职位雇员对办公室政治怀有戒心。一家大型金融服务公司的地区高级主管说:“我老板在2,000英里之外,我喜欢这样。”他在过去十年拒绝了两次升职。

20130930_post.jpg

    洛杉矶咨询公司Impact Group总裁兼心理学家肯•西格尔 (Ken Siegel)说,这种态度“很普遍,但很多人不愿意承认”。

    西格尔说,很多员工都会压抑自己向往平静地原地踏步的欲望,因为他们不想被人看成是没有责任感或者缺乏追求。有些雇主认为不想升职的员工会引发问题,会阻碍其他人的晋升之路。在有些公司,这些人竟然被称作“绊脚石”。

    不想离开心仪工作岗位的人有必要让老板知道自己的想法。否则,“人们就会猜测你会想去哪里”,亚特兰大咨询公 司Pathbuilders总裁海琳•洛里斯(Helene Lollis)如是说。一位任职于金融服务公司的经理就没告诉老板自己不想升职。

    洛里斯说:“她不知道的是,一位高级领导冒着风险提拔了她。”洛里斯补充道,她拒绝了这个晋升机会,这造成了很深的隔阂,最后她不得不决定辞职。

    最重要的是确定自己想要原地不动的理由。你应该真心满意自己的工作,而不是出于自我怀疑或害怕失败而逃避升职。

    有人在拒绝升职后可以发展得很好。一般来说,他们会向主管表明,自己想在当下这份工作中继续成长。他们会完善自己的技能,为老板解决问题,帮助同事进步,找出新的方法体现自己的价值。

    他们可能会说自己现在的工作“完美契合了我的激情和技能”或者“是我能发挥最大影响力的职位”。

    布兰达•蒂克特(Brenda Thickett)是波士顿咨询公司(Boston Consulting Group)的一名顾问。她就毫不掩饰自己想维持目前职位的想法。她在2006年放弃了合伙人身份,帮助管理公司的社会影响业务,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(U.N. World Food Program)和救助儿童会(Save the Children)等非营利组织提供顾问以及管理上的帮助。

    蒂克特说,她在上大学时曾在尼日尔学习过五个月,从那时起她就想从事解决社会问题方面的工作。

    她说:“近距离接触真正的贫穷,看到饥饿的孩子和患小儿麻痹的儿童,让我想知道我们在美国能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。”公司还允许她可以在家办公,这样她就能兼顾家庭生活。她有两个孩子,分别是10岁和7岁。

    她说,她避开了被考虑担任公司内部其他职位的机会,也拒绝了无数猎头的电话。她承认眼看着同事们升职心里会不好受。她说:“刚进公司跟我一级的同事们都已是合伙人了,有些人即将成为高级合伙人。”

    她寻找其他方式满足自己的雄心。蒂克特的老板、高级合伙人以及公司社会影响业务全球负责人温迪•伍兹(Wendy Woods)说,一些事情让蒂克特拥有了不可估量的价值。她创立并管理着三个项目,让公司的顾问可以远离常规工作,与非营利组织工作长达一年时间。

    伍兹说:“关于她需要些什么来保持工作的挑战性,我们谈过很多。”

    接受升职的人往往会发现自己讨厌新的职位。后悔的情绪可能来自职位过渡本身的挑战,包括工作时间更长、出差更多或家人在适应你职位变化过程中产生的问题等等。

    西格尔建议给自己六至九个月的调整期。他说,如果你依然觉得新工作是个错误,“你可以说,‘这个职位就是不适合我’,这种谈话比假装要好,因为假装通常会导致被辞退。”

    医院高管鲁伦•斯泰西(Rulon Stacey)1996年从芝加哥搬到科罗拉多柯林斯堡(Fort Collins)管理一家中型医院,因为他想进行改革。当时他对伯德谷医疗系统(Poudre Valley Health System)的员工说:“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在梅奥诊所(Mayo Clinic)或者雪松西奈山医学中心(Cedars-Sinai)才能带来改变。”他想改善医疗保健,他也想在同一个地方抚养自己四个年幼的女儿。目前他的女儿们年龄从21岁到30岁不等。

    斯泰西将伯德谷的员工规模扩张了五倍,员工数量达到5,300人,他还实施医生激励措施来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。在他的领导下,伯德谷获得了好几个管理及专业奖项,包括2008年获得的享负盛名的马可姆•波多里奇国家质量奖(Malcolm Baldrige award)。他说,有些员工反对这些改变,批评他牺牲医院的利益为自己的简历添金。

   为了平息人们的猜疑,他签署了一份新的长期雇佣合同,并开始与高级主管及医师开诚布公地讨论自己留下来的计划。

    斯泰西说:“我想在不做出自我牺牲的前提下在职业上作出改革。”最近他被任命为科罗拉多大学健康中心(University of Colorado Health)的主席。该中心由伯德谷和科罗拉多大学医院合作建立。

    他说,他拒绝了“至少十几个”管理其他更大型医院的机会。他说,和去更大型机构相比,他把家庭放在第一位。

    时不时地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决定,确保自己的理由依然合理,这是很重要的。西格尔说,人们常会为了内在的回报而接受新的工作,比如享受挑战,喜欢工作的内容或共事的人。 但在晋升的时候,人们更有可能受到诸如薪水或地位等因素的激励。他说:“这些东西可能非常有吸引力,但并非总是很令人满意。问问自己最开始为什么要接受这份工作。”那些激励因素还有效吗?

    科罗拉多柯林斯堡高管教练戴博拉•本顿(Debra Benton)几年前对100名经理人进行了问卷调查,发现三分之二的人并没有升职的欲望。其中很多人表示是因为害怕同事嫉妒或害怕脱离舒适的职位。她说:“相比满足于现状,人们更怕争取成功而没有得到。”

当前共有 0 人发表了评论.